讀天下

爭議音樂獨家版權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

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8月24日,網易雲音樂起訴騰訊音樂旗下酷我音樂侵權《歡樂頌2》多首歌曲。就在前一天,網易雲音樂還作為被告,被騰訊音樂起訴侵犯了獨家代理的歌曲版權。
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 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

本報記者 王峰 北京報道

網絡音樂服務的市場格局正在日趨集中,騰訊音樂、阿裏音樂、網易雲音樂、百度太合音樂已成僅存的規模較大的平台,而版權大戰是各方爭奪市場的重要武器。

9月12日,騰訊音樂與阿裏音樂達成版權轉授權合作,而兩年前,它們還是版權大戰最激烈的兩方。

國家版權局在同一天約談了上述4家網絡音樂服務商的負責人,並在13日約談了20餘家境內外音樂公司以及國際唱片業協會等相關主要負責人。

版權管理司負責人指出,當前網絡音樂版權市場出現了一些問題,哄抬版權授權費用、搶奪獨家版權、未經許可侵權使用音樂作品等現象又有所反彈。這不利於音樂作品的廣泛傳播,不利於網絡音樂產業的健康發展。

版權管理司負責人向網絡音樂服務商強調,購買音樂版權應當遵循公平合理原則、符合市場規律和國際慣例,不得哄抬價格、惡性競價,避免采購獨家版權。

“經過近兩年的專項治理,網絡音樂的版權環境得到了顯著改善,主要的網絡音樂平台投入重金積累了大量正版資源,但盈利模式還在開拓之中。所謂的獨家版權代理,是網絡音樂平台盈利模式的一種。”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叢立先說。

大平台不能排擠對手

一名網絡音樂平台人士告訴記者,所謂“獨家版權”也存在著不同的模式。

其中之一是“窗口期模式”,即歌曲在某個平台獨家上線,“窗口期”之後全網上線。比如Drake的《Views》在Apple Music獨家上線兩周後,也在Spotify等其他音樂流媒體平台上線。又比如蘇運瑩的專輯《冥明》在QQ音樂獨家上線後,半年之後才在其他平台上線。

另一種是獨家代理模式,即由某個平台享受獨家轉授權,沒有窗口期,專輯發布的時候全網上線。這是騰訊現在主推的模式,索尼和華納等騰訊獨家代理的作品大多數都會全網同時發布。

第三種是獨占模式,即由某個平台獨占,不分發。比如華研和相信的版權目前由阿裏音樂獨占,五月天和林宥嘉等的專輯用戶隻能在蝦米上聽。

“從9月12日開始,阿裏音樂把獨占的部分也拿出來轉授權了,現在基本上沒有第三種模式了。”一名網絡音樂平台人士告訴記者。

“所謂的采購獨家版權,實際上是網絡音樂平台獨家代理音樂公司的版權。我接觸的一些獨家協議中一般會約定,獲得獨家版權的平台要再進行轉授權,因為音樂公司都希望將作品廣泛傳播。此外,平台一般都隻獨家代理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,即在互聯網中的傳播權,音樂公司會保留製作光碟等其它權利。”叢立先告訴記者。

“獨家版權屬於兩個市場主體的意思自治(注:意思自治,指當事人依法享有自願訂立合同的權利,任何單位個人不得非法幹預),除非觸犯了法律明確的禁止性規定,否則是不應被禁止的。”叢立先說,“如果以後市場格局進一步集中,大平台如果濫用了市場支配地位,或是采取了不正當的競爭手段排擠對手,那麼就進入了反壟斷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製範圍。”

“當然,國家版權局作為主管部門,采取約談而不是強製性的執法方式,提醒這些市場主體不要走極端,共同維護這個市場秩序,這也是應該的。”叢立先說。

打擊盜版是行業基本麵

“我們樂意看到網絡音樂平台之間充分的競爭,近幾年來,音樂權益人的收益也在逐年上升。”一名國外唱片公司中國區版權事業部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。

“事實上,目前正在上演的版權大戰,恰恰說明網絡音樂的正版化取得的效果,平台對版權的爭奪首先來自對版權的重視,這是網絡音樂行業發展的基本麵。”上述人士說。

版權管理司負責人在約談時指出,2015年國家版權局組織開展規範網絡音樂版權秩序專項整治以來,各互聯網音樂服務商積極支持配合國家版權局相關工作,及時主動下線未經授權音樂作品220餘萬首,並共同簽署了《網絡音樂版權保護自律宣言》,網絡音樂正版化已成為行業共識,網絡音樂版權秩序基本好轉。

也隻有在正版作品占市場主要份額後,付費的商業模式才能成立。Quest Mobile的數據顯示,在線音樂行業用戶中超過一半人願意付費,其中18.7%的用戶付費意願較高。同時使用兩個在線音樂App的用戶占全體用戶的13.4%,規模約為8000萬,八成以上用戶隻用一個音樂App。

國家版權局發布的《2017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報告》顯示,2016年,中國網絡音樂產業行業規模突破150億元,相比2006年增加了10倍。按交易額估算,市場份額超過70%的騰訊音樂,其付費用戶數量超過1500萬。

在9月11日召開的Music Matters亞洲音樂論壇上,騰訊音樂CEO彭迦信介紹,音樂產業生態還在不斷更新,未來將探索音樂社交、音樂電商、粉絲經濟、O2O演出、數字發行等多元化商業模式。

“未來,盜版也將隨著數字技術的發展而出現新的形式,這是技術本身無法解決的,隻有通過各方麵的共同努力不斷改善行業環境。”上述國外唱片公司中國區版權事業部負責人說。

爭議音樂獨家版權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|網絡音樂 ...
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 本報記者 王峰 北京報道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 ...

2 天前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_網絡 …

“事實上,目前正在上演的版權大戰,恰恰說明網絡音樂的正版化取得的效果,平台對版權的爭奪首先來自對版權的重視,這是網絡音樂行業發展的基本麵。

2 天前
爭議音樂獨家版權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的 …爭議音樂獨家版權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

導語: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 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8月24日,網易雲音樂起訴騰訊音樂旗下酷我音樂侵權《歡樂頌2》多首歌曲。就在前一天,網易雲音樂還作為被告,被騰訊音樂 …


版權局叫停音樂版權大戰,看看主流媒體都說了什麼
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

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 8月24日,網易雲音樂起訴騰訊音樂旗下酷我音樂侵權《歡樂頌2》多首歌曲。就在前一天,網易雲音樂 ...

2 天前
爭議音樂獨家版權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-電 …

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8月24日,網易雲音樂起訴騰訊音樂旗下酷我音樂侵權《歡樂頌2》多首歌曲。就在前一天,網易雲音樂還 ...

2 天前
爭議音樂獨家版權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 - …
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 本報記者 王峰 北京報道 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 8月24日,網易雲音樂起訴騰訊 ...

1 天前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_財經 …

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 8月24日,網易雲音樂起訴騰訊音樂旗下酷我音樂侵權《歡樂頌2》多首歌曲。就在前一天,網易雲 ...

2 天前
爭議音樂獨家版權?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_ …
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 本報記者王峰北京報道 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 8月24日, 網易 雲音樂起訴 ...

2 天前
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 - 推酷
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 網絡音樂領域的歌曲下架和互相訴訟的高峰期似乎又來了。 8月24日,網易雲音樂起訴騰訊音樂旗下酷我音樂 ...

2 天前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-新風 …

東方財富網APP 方便,快捷 手機查看財經快訊 專業,豐富 一手掌握市場脈搏 手機上閱讀文章


爭議“獨家版權” 國家版權局介入網絡音樂平台亂戰_商業 …

普華商學院官方網站隸屬於普華眾鑫文化傳播有限公司,以中國特色金融體係為核心,由普華眾鑫創始人翟山鷹教授發起並創辦,師資彙集政府、投融資、資本運營 ...

2 天前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Copyright Sobuy.XYZ .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