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天下

凡人修仙傳 仙界篇 第一章 狐女

辽阔荒地,渺无人烟。
  一眼望去,这片苍黄的土地上,除了杂草灌木,便是随处可见的灰白色石头,大小不一,形状各异。
  骄阳悬空,炙烤着大地,漫空都是黄色的粉尘,纷纷扬扬。
  浑黄的天地间,一个瘦弱娇小的身影渐渐清晰,奋力朝着前方疾跑。
  这是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女童,鹅黄罗衣上绣着朵朵淡粉梅花,一头乌黑头发绾成了双髻,一双灵动大眼黑溜溜地,小巧琼鼻下小嘴嫣红,衬得整个面庞细致清丽。
  女童右手紧紧攥着一只巴掌大小的拨浪鼓。
  这拨浪鼓应该有些年月了,两侧鼓面有些泛黄,上面绘着几条青蛇图案,连着双耳的两枚弹丸上下翻动,不时落在鼓面上,发出几声轻响。
  女童年纪不大,身形却是颇为灵动,几个起落,便出现在了一处齐人高的杂草丛前的空地上。
  许是跑得急了,她雪白的额头上已满是汗珠,左颊上一条汗水流淌下来,直流入白嫩的脖颈中。
  她伸出左手擦了擦,紧绷的圆圆脸蛋红扑扑的,犹如熟透的苹果,脚步却没有停下分毫。
  “妖孽,哪里跑!”
  就在此时,后方远处蓦然传来一声男子厉喝。
  女童闻言身子一颤,吓得脸色“唰”的一下都白了,抓住拨浪鼓的右手抬起,奋力一转,嘴唇翕动几下。
  鼓面顿时泛起一层淡淡青光,随着弹丸落在鼓面上发出一声轻响,一道青光从鼓面飞出,落在身前的一簇杂草之上。
  杂草表面顿时泛起一层青光,但青光只是一闪即逝,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  女童右手接连转动几下,一道道青光随着拨浪鼓的两枚弹丸落下,从两侧鼓面一一飞出,落在周围的杂草之上,泛起一阵此起彼伏的青光。
  做完这一切后,女童脸色苍白了几分,但其顾不得休息,忙不迭的一头钻入前方的杂草丛中。
  就在女童身形没入杂草丛中没多久,后方十余丈外一阵尘土飞扬,一个身影疾驰而至,出现在了这片杂草丛前。
  身影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的虬髯大汉,身材高大,单手提着一柄明晃晃的朴刀,看起来颇有几分凶神恶煞之感。
  其目光落在前方草丛前留下的纤小足印,身形一动,正欲提刀冲入。
  结果就在此时,前方草丛一阵青光乱晃下,一下射出五六条青色长蛇出来,纷纷蛇口大张的朝虬髯大汉狠狠咬去。
  虬髯大汉先是一怔,继而左手飞快摸出一张符箓朝身上一拍,一层白色光罩浮现而出,同时右臂再一抖下,手中朴刀嗡嗡声大响,冲前方一劈而出。
  嗤啦!
  一道数尺长寒光从朴刀中卷射而出,青光闪动下,当即便有三条青蛇被从中一刀两截的被劈飞,接着“砰砰”两声,其余两条青蛇也被大汉身上的白色光罩弹了开来,并在大汉刀光一个翻卷下,同样被砍成两段。
  这些青色长蛇一个照面便被虬髯大汉击溃,并就此现出原形,竟是几簇绿色杂草所化。
  虬髯大汉哼了一声,正要继续冲入草丛,突然面色一动,将朴刀一收的站在了原地。
  身后沙沙之声传来,两个身影联袂而至。
  其中一个瘦瘦长长的青年道士,一身灰色长袍看起来有些破烂,手里一把白马尾拂尘,另一人却是个短小精悍的马脸男子,脸上有几处淤青,头发看起来乱糟糟的。
  “两位道友没什么事吧?”虬髯大汉回头看向二人,问道。
  “这妖孽不愧妖狐之女,当真狡猾得紧,刚刚我和齐道友追的急了些,不小心着了道,没什么大碍的。倒是燕道友怎么停在了这里,那妖孽如今何在?”马脸男子摆了摆手,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  虬髯大汉没有说话,朝眼前齐人高的杂草丛指了指,草丛前的纤小足印依旧清晰可见。
  “那还等什么?我等这便一鼓作气,将之擒下吧。”马脸男子见此,便要冲入草丛。
  “此妖这般逃了一日一夜,怕是也快山穷水尽了,不过其擅使木属性幻术,在这片草丛中可谓如鱼得水,贸然追进去,怕是不妥。”齐姓道士眼睛微眯了一下,说道。
  “难道就任其这般逃走?这妖孽小小年纪便如此狡诈,任其成年还不得遗祸苍生。”马脸男子略一迟疑,倒是停下了身形,不甘的说道。
  “我等正道之士,除妖降魔自是义不容辞,这妖狐既被我等三人寻到,自不会再纵虎归山。”虬髯大汉正气凛然的说道。
  “燕道友言下之意,看来已有所对策了?”齐姓道士眼珠一转,问道。
  “这片草丛面积不小,若是我等三人这般盲目追入,虽最终也能将此妖手到擒来,但恐怕还要花费不少功夫。听说冯道友前不久购入了一张火云符,而齐道友的引风术可谓炉火纯青,两相配合下,这片草丛自将荡然无存,此妖也无所遁形了。”虬髯大汉缓缓的说道。
  “火云符……也不是不行。不过抓住这只妖狐后,皮毛归我,其他我什么都不要,如何?”马脸男子沉吟了一下后,道。
  “不行,这妖狐必须活捉。”虬髯大汉摇了摇头,干脆的拒绝道。
  “燕道友这是何意?我这火云符可是初级中阶,花了我不少身家。”马脸男子面色一沉,声音蓦然一寒。
  “冯道友稍安勿躁,若我没猜错话,燕道友应是血刀会外堂弟子,不久前会中可是下了任务,若能活捉此妖狐,不仅可成为内堂弟子,还能获一枚叱血丹和一千灵石奖励吧。”齐姓道士大有深意的望了虬髯大汉一眼,说道。
  “没想到齐道友消息灵通,对于我们血刀会之事倒是知道不少。明人不说暗话,两位若能助我活捉这只妖狐,所有灵石奖励给两位平分,如何?”虬髯大汉面不改色的冲二人上说道。
  “燕道友这般说了,贫道自然没有意见。”齐姓道士将手中拂尘往胳膊上随意的一搭。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事不宜迟,动手吧。”马脸男子说着,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,有些肉疼的看了一眼后,往前方一抛,并念念有词起来。
  那符箓表面顿时泛起一层红光,继而爆裂开来,化为一团赤红色烈焰,犹如一片火云一般,朝下方杂草丛压下。
  呼!
  下方齐人高的杂草丛在火云触及之下,立刻汹汹燃烧起来。
  齐姓道士见此,口中一声无量天尊后,骤然将手中拂尘朝外猛地一甩。
  刹那间,“呜呜”声大作,数股白蒙蒙狂风凭空浮现,并呈扇形的朝着前方扩散而开。
  风助火势,火借风力,如狂涛骇浪一般沿着杂草丛迅速蔓延开来,半空中黑烟滚滚,草灰横飞。
  虬髯大汉三人目光盯着前方的火海,眼也不眨一下。
  “在那里!”突然,齐姓道士一声呵斥,身形已如箭矢般弹射而出,朝着前方某处疾掠而去,手中拂尘一抖,尘须表面泛起青光隐隐。
  虬髯大汉和马脸男子闻言,俱是精神一振,紧随齐姓道士身后冲了出去。
  只见前方二三十丈处,正被火海侵蚀的草丛中蓦然窜出一个娇小身影,赫然正是此前遁入草丛的那个女童。
  只是此刻的她,身上鹅黄罗衣已多处破损,白皙脸蛋上更是被熏得乌黑一片。
  她此前匿入这片面积颇广的杂草丛,为了不发出声响,小心翼翼的在其中改变着前进方向,听到身后没有声响传来,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,没想到对方竟用火烧来逼自己现身。
  女童小脸紧绷,神色间满是惊惶,二话不说的朝前方狂奔而去,有些慌不择路的样子,小口中不住咳嗽。
  结果其尚未逃出多远,只觉身后凉风习习,密密麻麻的青丝浮现而出,朝着其背后一卷而至。
  几乎是同时,女童头顶处传来“嗤嗤”声响,一张丈许大小的漆黑大网,朝下方一罩而下。
  女童眼露绝望之色,但紧接着,其目光落在了前方十余丈外的一棵有些枯槁的小树,眼睛微微一亮,狠狠一咬自己舌尖。
  “抓住了!”
  马脸男子身形最慢,但看到前方被虬髯大汉和齐姓道士联手封住去路的女童后,顿时面露大喜之色。
  只见大片青丝横跨数丈的往前方一个倒卷,将女童捆的结结实实,同时上方漆黑大网也随之罩落。
  但就在此时,无法动弹的女童身影青光一闪的溃散开来,化为了一株枯槁小树。
  “木遁!”虬髯大汉和齐姓道士身形落下,望着眼前的变化,面色一沉。
  “在那里!”马脸男子忙朝着前方不远处一指。
  只见原本那里的一株枯槁小树一个模糊下,化为了一个手持拨浪鼓的女童,回头望了一眼后,便转身朝前方夺路而去。
  “追!”
  或许是因为催动木遁的缘故,女童此刻脸上丝毫血色也无,脚步也变得虚浮起来,跑的跌跌撞撞,速度自是大减,与后面三人的距离飞快缩短。
  “哎哟!”
  女童蓦的一声惊呼,一个不慎的被足下一块石头绊倒,整个人往前飞扑出去,撞在了斜前方一块足有丈许来高的灰白巨石上,并重重的跌落在地。
  “继续逃啊!”
  虬髯大汉等三人见此,倒是放缓了脚步,成犄角之势缓缓合围上来,马脸男子更是舔了舔舌头,阴测测地说道。
  三人联手之下,追了此女差不多一日一夜,一路上还吃了对方不少暗亏,此刻心中自然有些怨愤难平,尤其是马脸男子,更是为此搭入一张火云符。
  女童身子本就娇小玲珑,此刻在三人步步逼近下,整个人更是紧贴着身后巨石蜷缩成一团,但一双眼睛中,此刻却满是怨恨神情。
  看到女童脸上神情,三人自然毫不放在心中,反而马脸男子往前一步跨出,抬起一只手,阴沉说道:
  “虽然不能杀你,但今日也要好好教训你这妖孽一番!”
  就在此时,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。
  只听“喀”的一声!
  女童紧靠的那块丈许高巨石表面,竟一声脆响的裂开无数细缝,不少小石子簌簌滚落而下,洒落在女童身上头发上,让其身子一个激灵。
  “咦”
  马脸男子见此,口中轻咦一声,抬起的右手也悬在了半空没有落下,虬髯大汉二人的注意力也暂时从女童身上移开,看向了其身后的巨石。
  “喀啦”
  在虬髯大汉三人目睹下,巨石表面的裂缝如蛛网般迅速扩散,不少石片从巨石上剥落,坠落在地。
  “啊”
  女童显然也没料到身后的巨石会出现此等异样,吓得一下闭上了眼睛,双手抱着脑袋,一动也不敢动。
  “轰”的一声,巨石终于在一声巨响中寸寸碎裂开来,大块石头四溅飞开,落在地上,掀起一片黄土飞扬。
  虬髯大汉三人均被吓了一跳,脸带警色的稍后退了几步,但双目仍盯着巨石方向。
  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马脸男子脸色一动,有些愕然的叫道。
  透过渐渐落定的尘土,可以发现原本的巨石已是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男子身影。
  此人一身青色衣衫,头发和脸上蒙着一层灰蒙蒙的石灰,似乎此前便身处巨石中的样子,依稀可辨其面容普通,皮肤微黑,双目直勾勾的望着前方,看起来有些木然迟钝,但整个人比虬髯大汉还要高上一个头来。
 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女童和虬髯大汉三人全都目瞪口呆起来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Copyright Sobuy.XYZ .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