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天下

全世界最早用上iPhone的4位記者聊了聊十年前的經曆

十年前的這一周,iPhone上市銷售。這十年間的數字相當驚人:10億部iPhone被售出,超過200萬款應用相繼麵世,超過1300億次應用下載,向應用開發者支付的分成高達700億美元。在iPhone上市前2周,四位知名媒體人提前拿到了這部手機,蘋果希望他們能為這款手機寫測評。他們分別是分別是史蒂文·列維(當時在《新聞周刊》)、艾德·貝格(在《今日美國》)、沃爾特·莫斯伯格(Walt Mossberg,莫博士,當時在《華爾街日報》),以及大衛·波格(當時在《紐約時報》)。

現在這四人中有三人都換了工作,有一人退休(莫博士),但都活躍在科技和媒體行業。在 iPhone 發售10周年之際,在雅虎財經任職的波格邀請了其他三位媒體人,聚到了一起,聊了聊當年的故事。

以下是他們的聊天記錄:

從左至右:波格、貝格、列維、莫斯伯格

波格:我們因iPhone麵世10周年而聚首。讓我們先從簡單的部分開始,各位怎麼看iPhone對社會和文化的影響?

貝格:首先,不管你走到哪,都能看到有人這樣(彎腰駝背地看手機)。

莫斯伯格:我認為,iPhone的影響甚至要更加廣泛。這款智能手機如今就是一台個人計算機。當談到“PC或Mac”,我們總是想到筆記本和桌麵電腦。但實際上,人們最依賴的個人電腦是iPhone。

列維:它就是無處不在的義肢。它實質上讓計算機成為了我們的一部分。我們完成各種工作都依賴它。無論是通訊、打車、工作、娛樂。如果你去某個地方而沒帶智能手機,你就像是失去了一隻手臂。

波格:喬布斯發布iPhone的時候,我們四個全都去了嗎?

貝格:實際上我沒去。我當時在參加CES消費電子展。

波格:怎麼搞的,哥們?

列維:你是搭不到飛機嗎?(笑聲)

貝格:最有趣的是,我花了全部的時間在酒店房間裏寫關於iPhone的新聞。編輯問我在CES上看了什麼?我答到,“我的酒店房間!”

莫斯伯格:喬布斯在iPhone上市六個月前就發布了這款手機。我那時接到蘋果公關人員的一通電話,他們說,“哦,我們有一場活動”。日期正好在CES中期——這場展覽對科技記者來說很重要。因此我說,“我不知道我能否參加你們的活動。”

五分鍾以後,電話響了,是喬布斯打來的。他說,“沃爾特,你一定待參加。”我說,史蒂夫,這是CES中期,我的行程都約好了。然後他說,“如果不來,你肯定會後悔的。”

於是我就去機場,坐晚上十點的航班去舊金山,機上全是去參加iPhone發布會的記者和分析師。

波格:喬布斯登上了舞台,他開玩笑說,“我們今天將發布三款不同的產品:一款寬屏iPod,一款革命性的手機,還有一款先進的互聯網通訊器。”然後他說,“這不是三款獨立的設備,而是一部設備!”當時你們的反應是什麼?

列維:我有很多疑問。我後來跟喬布斯聊天,我說,“它會向第三方開發者開放嗎?”他說不會,稱它將會像iPod一樣,“會內置一些東西進去。”如果其他人希望在iPhone上打造一些東西,他們將在網頁上開發,他們的產品將會是“網頁應用”。

波格:關於為什麼不允許其他公司(在iPhone上)開發應用,我確信喬布斯告訴我的和告訴在座的都一樣。他總是說,“這是個安全問題,我們不希望壞人開發的應用癱瘓整個西海岸手機網絡。”

莫斯伯格:當然,他第二年就屈服了。

波格:初代iPhone有許多缺失。人們忘了,它沒有前置攝像頭,沒有拍照閃光燈。

莫斯伯格:它也沒有複製粘貼功能。

波格:它沒法錄視頻,甚至不能發送圖片短信。

貝格:如果沒有適配器,你甚至無法將某些耳機插進耳機口。我們也沒法發送企業郵件。

莫斯伯格:因為你使用的是微軟Exchange企業郵箱。

貝格:是的。

波格:我們四個為了各自供職的媒體寫了這些評測。而且我們寫的實質上都一樣:初代iPhone有一百萬個缺點。但我們也都說了,它顯然是此前沒人曾采用的新方案。

列維:是的,是的。我們明白,它有可能成為變革性的產品。

莫斯伯格:我記得,我稱它是一款革命性的掌上計算機。我希望證明的一點是,它不止是一款手機。蘋果在其中內置的核心應用對手機來說相當複雜。它的天氣應用,股票應用。這些東西當時對手機來說很絢麗和便捷。我還記得,我們所有人都說道,“哇喔,這屏幕真大呀。”(笑聲)

貝格:我也讀了自己的評測。我說,“我本以為自己會想念物理鍵盤,但我真的沒有。”這就是它的一大突破之一。

莫斯伯格:我說,“試用了三天,在玻璃屏幕上打字的體驗讓我真想把它扔出窗外。”這真的太難了。但忽然之間,你好像就有些適應了。等到了試用期的結尾,我已經非常喜歡在屏幕上打字了。

列維:你知道,即使是十年之後,我收到的半數郵件下麵仍寫著:“這是在手機上寫的,請原諒拚寫上的錯誤!”

莫斯伯格:初代iPhone的一大致命傷是AT&T(美國運營商)。你還隻能用AT&T。

貝格:那是因為它們的Edge網絡,超級慢。

列維:你會在菜單欄看到“E”的字眼,意味著你在使用Edge網絡。然後你就像走進了“糖蜜鎮”(Molasses Town)。

波格:它真的很慢。我有記過時,它花了一分鍾時間才打開《紐約時報》的網頁。你能想象,現在有人會耐心地等待一分鍾時間讓網頁打開嗎?

莫斯伯格:是的,喬布斯對這個問題的解釋是,LTE芯片太耗電,而且體積太大。他們將沒法保證長時間的電池續航,而且也沒法把它整合到手機裏。

波格:是的。

莫斯伯格:史蒂夫有點像是跟惡魔做了筆交易。他做了一件非常、非常重要的事:蘋果是首家能夠對運營商說“你不能對我們手機的設計指手劃腳”的手機廠商。

波格:沒錯!那時候,Verizon或其他運營商會說,“菜單必須是這樣的。”而喬布斯說,“No,我有全權處理權,要麼咱們就別合作。”

莫斯伯格:對,他能這麼做是因為他有iPod這個大品牌。他的品牌比任何運營商都更大。AT&T那時正重新命名(由Cingular更名為AT&T),他們需要品牌。他們隻能看到圖紙!在簽署協議前,喬布斯甚至沒有向他們展示iPhone。

蘋果是第一家機身沒有運營商品牌的手機廠商。沒有運營商攪合菜單,沒有運營商攪合硬件。但它是一筆惡魔的交易是因為,幾年內……

波格:四年。

莫斯伯格:……你隻能用AT&T。

波格:所以說,這筆惡魔的交易就是,“你給我全權設計權,而我給你,AT&T/Cingular,四年的獨占權。”你們是否認為,這給了穀歌和Android機會?因為它們可以不受這一限製,登陸其他運營商。

貝格:絕對可以這麼說。這確實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機會。

莫斯伯格:我們提前兩周拿到了iPhone,但我們麵臨著很多限製。

波格:蘋果不允許我們向任何人展示它。

莫斯伯格:我給你們講個故事……

波格:你提前給別人看了 iPhone!

異口同聲:是的!(笑聲)

莫斯伯格:我正在進行一場自認為是封閉的對話。跟大學校長。我就想,好吧,這可不是那種愛泄密的人,於是我就舉起了iPhone,然後揮舞它。那時我正在談論它。

波格:因為這,你惹上了麻煩。

莫斯伯格:確實是。喬布斯打電話過來,對我大喊大叫。

貝格:我當時在新澤西郊區的小鎮上。那裏正舉行小鎮狂歡節什麼的。人們懷疑我有一部iPhone。一位非常好奇的鄰居出現在我麵前,對我說,“讓我看看你的口袋。把你的口袋掏出來!”我說,“No,No,我不能。”“我知道它在那,快掏出你的口袋!”然後我就趕緊溜了。

但我要說,我們的評測發布後距iPhone上市還有兩天時間。我這輩子從來沒這麼受歡迎過。我真希望能在高中有這個東西,你懂的。

列維:我的瘋狂故事就像是星期五的早晨。我在59街的蘋果商店外接受采訪。那是《福克斯新聞電視台》,可不是什麼地方新聞。我們正在做采訪,有人走到了我們的後麵。我以為他要搶iPhone呢,結果他搶走了《福克斯》記者的話筒,然而拿著它逃走了。他們擒住了他,並逮捕了他。

莫斯伯格:要是在今天,Twitter上該炸了。

列維:竟然不是iPhone,他抓錯了設備!

波格:好吧,我也有自己的故事。我想,在十年之後,我終於可以透露這可恥的經曆了。

在我們獨家試用iPhone的兩周期間裏,我需要到意大利的科莫湖參加一場對話。那是個紅眼航班。我累得筋疲力盡。之後我又坐了很長時間的出租車去活動地點。在搭出租車時,我睡著了,然後從座位上掉了下來。我一無所知,但iPhone卻從我的口袋裏滑了出來。

莫斯伯格:你把iPhone弄丟了?

列維:你把世界上蘋果借出的四分之一iPhone弄丟了?

波格:是的!我下了車,然後我喊到(一邊拍著口袋),“NOOOOOOO!!!”

幸運的是,我有出租車的收據。我把它交給了活動的組辦者,她會說意大利語。她給司機打了電話。這哥們就把它給送回來了。我把錢包裏的錢全都給了他。但他還是很因為必須返程而很生氣。他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。

莫斯伯格:他不清楚。

波格:(意大利口音)“這是你的蠢設備!”我就這麼躲過了一劫。

莫斯伯格:所以說我們都是笨蛋。

波格:我很確信這段我們不會播。

莫斯伯格:如果你把我的“校長”那段播出來,那你必須把你的意大利軼事也播出來。(笑)

蘋果代表將初代iPhone送到我(手持手機者)的家中

波格:現在,iPhone銷量出現十年來的首次見頂和下滑。這是怎麼回事?

列維:我認為,一方麵是因為人們在等待iPhone 8。蘋果有推出一些改進來迫使我們升級的慣例。如果你持有一部手機達到了兩年,你知道,是時候換部新的了。

貝格:依我看,事實是iPhone太好了。是的,我們都希望擁有許多新功能。但iPhone已經足夠好,可以很長一段時間。

莫斯伯格:這並不是說,如果他們在今年晚些時候推出了一款轟動性的十周年版iPhone,他們就不會碰釘子。我的意思是,去年第四季度他們可是售出了7500萬部iPhone(實際數字是7830萬)。

波格:多年來,蘋果似乎就是一台執行喬布斯想法的機器。既是CEO也是首席產品官的情況很少見。許多人說,自喬布斯六年前去世後,蘋果就再沒有這樣的謀士。蘋果現在正日落西山嗎?他們已經沒有創新了嗎?

貝格:我確實認為,蘋果是它們自身成功的受害者。改變世界的創意不是每天都能想出來的。我的意思是,有時候我們在媒體上並不公平。“哦,它們後來一直沒有熱門的新產品。”那麼,後來又有誰有熱門的新產品呢?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列維:我認為,未來我們會回顧蘋果幾周前的WWDC全球開發者大會,然後說,“原來蘋果是從這時候開始談論虛擬現實(VR)和增強現實(AR)的。”

莫斯伯格:蘋果有數千人開發AR。他們並未推出AR應用或AR手機,而是在它們的操作係統中推出一款基礎性的AR係統,並附帶開發者套件,這是他們的初步成果。

波格:蘋果是在說,“我們不會親自開發,而是你們開發者來開發應用。”

莫斯伯格:蘋果聲稱,當這一AR係統在今秋正式推出時,它將在一夜之間向下兼容數億台iPhone。因此一夜之間,蘋果將成為最大的AR平台。

貝格:蘋果還在憑借Homepod進軍智能音箱市場。

波格:沒錯。但我認為,我們都待承認,Siri還需努力追趕對手。

莫斯伯格:他們這些年浪費了很大的領先優勢。

波格:節目還有幾分鍾,有請各位發表各自的最後陳述。十年了,iPhone的影響是什麼?這些影響是否就是我們所預見中的那樣?

列維:初代iPhone讓我眼花繚亂。我當時的感覺是,哇喔,這將徹底改變我的工作方式。但如果我說,我知道它在十年後的影響會如此巨大,並將改變一切,那我就是在撒謊。

莫斯伯格:我們沒法親自問喬布斯,但我認為,即使是他也沒有預料到iPhone影響之深遠。我不認為有人曾預料到。

貝格:在我的最初評測中,我寫道,“iPhone是一個仍需成長的神童(child prodigy)。”我認為,現在他長大了。這是否意味著他已經完美無瑕?當然不是。但想一想,他已經從“神童”成長為比我們任何人都更大的東西,或者比蘋果可能預想的還要大。

莫斯伯格:我認為,自PC時代在1977年左右開啟以來,有三個重大的轉折點。不管以何種方式,蘋果涉及了所有這些轉折點。一是個人電腦的大眾化。二是網頁。蘋果並未發明網頁,但他們的Mac居功至偉。當然,第三個轉折點就是智能手機。如今,智能手機有多重要?如果你忘記攜帶,那麼你就會駕車回家去取。

波格:我的印象是,如今所有的科技新聞都不再是關於設備,而是關於“領域”。人工智能、機器學習、計算機視覺。我們是否已經度過了一款產品就能改變世界的時代?

莫斯伯格:我想對關心的人說,我快要退休了。因此我必須寫一篇重要的專欄文章。我花了好幾周時間來寫。我在其中談到了這個問題。

眼下,這是一段非常有趣的時期。行業充斥著蘋果、亞馬遜、微軟、Facebook和穀歌這樣的大公司,以及人工智能、機器學習、增強現實和生物科技等技術。所有這些技術都在不斷發展著。但它們還未打入消費者市場。或許在未來十年內也不會。眼下,我們正處於消費者市場的平靜期,因為所有的精力都被花在了研發上。

貝格:這些呼之欲出的東西有許多也將是看不見的。它將會在牆裏,在天花板上。

列維:我認為,可能再也不會有一家廠商,挑選四個測評專家然後說,“就是這樣”(this is it)。你們三個在這十年間又陸續做了很多很棒的產品測評,但對我來說,評測初代iPhone就是一個科技產品測評的最高峰。我們當時可謂登上了喜馬拉雅山。未來再也不會有這樣的體驗了。

訪問:

蘋果在線商店(中國)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Copyright Sobuy.XYZ .All Rights Reserved